中资银行跨境放贷上演“加速度”
2018-05-06 21:52     (点击: )

中资银行跨境放贷上演“加速度”

    中资银行出海竞赛日趋白热化,在前期密集织网后,我国银行境外业务规模已经呈现爆发式增长。来自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中国银行业跨境放贷规模增长了500%,远超过同期美国、日本同业的增速。不过,伴随着中资银行海外布局的扩张,业务风险、如何提升盈利能力引起业内的关注。

  境外放贷八年增5倍

  据国际金融协会5月2日发布的报告显示,近年来中国银行业的海外扩张迅猛。

  自2010年以来,中国银行业跨境放贷规模增长了500%,到2017年规模已达到了6300亿美元,而同期的美国同业规模增速为13%,日本为35%,欧洲为5%。至此,在跨境放贷方面,中国银行业已达世界第八大规模。

  对于这一强劲增长,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卿表示,从目前境外贷款规模增长的原因看,首先是国内企业“走出去”,境外并购或是业务开展,融资规模增加;其次,配合“一带一路”建设,对沿线国家的投资规模也在增加。未来随着“一带一路”政策支持以及合作更加紧密,预计境外贷款规模仍将保持较快增速。

  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中资银行在境外贷款方面的空间和潜力是非常巨大的。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海外贷款应该分两类,一类是针对中资企业的一些客户,提供在海外的投融资需求。另外是针对当地的客户群体,既包括给“走出去”的中资企业客户群体提供上下游配套的供应链、产业链上的投融资支持,也包括对于当地知名的公司、大型企业提供银行贷款、结算等金融服务。当然中资金融机构海外贷款主要的合作对象还是以中资企业的客户为主,向上下游产业链、供应链的配套客户提供相关服务,这也是中资金融机构“走出去”的动力和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提速也有助于中资银行“出海”。赵卿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对银行海外设立机构有促进作用,人民币国际化会加快他国对人民币的需求,也将加大对人民币的清算需求,所以各大银行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趋势下加快境外人民币清算业务发展。

  海外“织网”

  事实上,在过去数年间,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和国内企业“走出去”,中资银行的业务不断向外拓伸,所提供的资金支持已达数千亿美元。来自原银监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有10家中资银行在2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68家一级机构,其中包括18家子行、40家分行和10家代表处。从机构类型看,3家政策性银行和5家大型商业银行仍是海外布局的主力军。在融资规模方面,过去三年,中资银行业机构共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相关项目近2700个,累计授信近4000亿美元,发放贷款超过2000亿美元,相关贷款余额约2000亿美元。

  作为支撑的是,商业银行海外“织网”速度的不断加快。例如,海外业务的传统优势银行中国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23个国家设有机构,是中资银行中最多的。截至2017年末,中国银行共跟进“一带一路”重大项目逾500个。2015-2017年期间,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约1000亿美元的授信支持。2017年末,中国银行共拥有545家海外分支机构,横跨全球六大洲53个国家和地区,比上年新增3个国家。年末海外商业银行客户存款、贷款总额分别折合4267.6亿美元、3512.89亿美元。2017年,实现利润总额84.68亿美元,对集团利润的贡献度为25.61%,经营规模、盈利能力和海外业务占比继续保持国内领先。

  工行2017年末已在45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419家机构,通过参股标准银行集团间接覆盖非洲20个国家,与143个国家和地区的1545家境外银行建立了代理行关系。2017年末,工行境外机构总资产3585.97亿美元,比上年末增加521.47亿美元,增长17%,占集团总资产的9%,提高0.2个百分点。各项贷款2163.6亿美元,增加404.89亿美元,增长23%。建设银行总行级代理行达到1371家,覆盖132个国家和地区。海外和子公司客户贷款和垫款11435.69亿元,较上年增加849.21亿元,增幅8.02%,主要是海外机构业务增加。农业银行截至2017年末,已在17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22家境外机构和1家合资银行,覆盖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和非洲的境外机构骨干网络基本形成。

  除了国有大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兴业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等也在加大海外业务的布局。

  专家警示盲目扩张风险

  而在“织网”、业务量的快速增长下,风险管控方面的关注度也在不断提升。在分析人士看来,中资银行在拓展海外业务时,对当地营商环境和风险的深入、全面了解是准入的必修课。赵卿指出,境外贷款也有相关风险,除了信用风险外,另一块风险是主权风险,对银行影响会比较大。

  “就海外贷款而言,毕竟处于异国,相关经济制度、法律制度概不相同,并且每个国家的经济周期、货币政策、监管政策也均与国内有很大差异。所以对于海外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以及海外贷款,一定要符合当地的监管要求和相应的法律法规制度。对于项目评审、客户的投向方面,要进行严格的合规性审核,保障贷款的安全性。”温彬详细介绍道。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随着中资银行海外网络的日趋完善,如何加强盈利能力,提升利润贡献度,成为当前银行业考虑的新课题。中国工商银行信息科技部总经理吕仲涛此前在银行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工行已经基本完成了全球的网络布局”。而建设银行行长王祖继在2017年业绩发布会上更指出,目前建行在海外分支机构的布局已经可以满足国家战略发展的需要,也可满足建行自身发展的需要,因此对下一步拓展海外业务布局持审慎态度。在现有机构规模上,把已设机构的职能进一步发挥好。

2018年05月04日 

来源: 北京商报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贵阳学院经济管理学院 制作维护:贵阳学院宣传部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见龙洞路103号 电话:5401270  邮编:550005

ICP备案号:黔ICP备10200552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0485号